1. <table id="00mca"><strike id="00mca"><b id="00mca"></b></strike></table>

    2. <track id="00mca"><del id="00mca"></del></track>

    3. <pre id="00mca"></pre>
      <p id="00mca"></p>
        1. | 退出

          “廢話文學”給信息泡沫提了個醒

          作者:郝藪源(陜西師范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2019級本科生) 發布時間:2021.11.30
          中國教育報
          “廢話文學”給信息泡沫提了個醒

          陳守湖 陜西師范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新聞回放

              “聽君一席話,如聽一席話?!薄叭诵?,必有三人?!薄暗灿幸稽c意義也不至于一點意義都沒有?!苯?,說了等于啥也沒說的“廢話文學”在互聯網空間火了,彈幕、聊天群、評論區……“廢話”四處彌漫,網友們甚至還辦了一場“廢話文學大賽”。

              主持人語

              基于廢話梗的“廢話文學”火了,“廢話文學”僅僅是又一撥的網友自娛嗎?作為“網生代”的當代大學生,如何看待這莫名其妙火起來的廢話?陜西師范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三名同學帶來了他們的思考,既有“廢話文學”應適可而止、合乎時宜地倡導,亦有對廢話貼上文學標簽玩梗的批評,還有對“廢話文學”這一網絡亞文化生成原因的反思。就年輕一代的自我認知與成長而言,對互聯網的泛娛樂化保持清醒與疏離,顯然十分必要。

          “廢話文學”的“走紅”有點令人始料不及,其起始無從考證,其熱度亦注定持續不長,但相當規模的年輕人群體的追捧值得關注。

          “廢話文學”仿佛純屬自我取樂,實際上隱含著對互聯網時代無意義、低質量的信息過載的嘲弄。我們每天都淹沒在信息泡沫里,智能手機的普及更是讓我們陷入到信息流的裹挾之中,刷屏成為最日常的行為,但很多時候,刷屏也就僅僅止于行為,成了移動互聯環境下身體的條件反射,鮮有意義的生成與思想的鍛造。

          人的需求是多元的,娛樂精神還得有,讓“廢話”紅一下也無妨,無需大驚小怪,但我們不能陷入波茲曼所揭示的困境——“人們感到痛苦的不是他們用笑聲代替了思考,而是他們不知道自己為什么笑以及為什么不再思考”,我們的互聯網文化更不能成為波茲曼所警示的文化——“一個因為大笑過度而體力衰竭的文化”。我們應當正視“廢話”背后的真問題,即在社會生活越來越互聯網化的當下,讓信息真正服務于人的全面發展,而不能讓人被信息奴役,甚至陷入空洞與虛無。

          從“廢話文學”輕謔莊重、自我解嘲的話語風格中,我們不難看到,年輕人實際上是以一種儀式化的話語行為對網絡空間充斥的空洞表達及無效信息進行戲仿。和所有的網絡玩梗一樣,“廢話文學”的網絡狂歡很快就會歸于沉寂,但如何將有價值、有深度、有人文關懷的信息服務提供給公眾,避免過度娛樂化消解意義與莊重,值得我們持久深思。

          《中國教育報》2021年11月30日第2版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欧美亚洲色欲色一欲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