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00mca"><strike id="00mca"><b id="00mca"></b></strike></table>

    2. <track id="00mca"><del id="00mca"></del></track>

    3. <pre id="00mca"></pre>
      <p id="00mca"></p>
        1. | 退出

          廢話就是廢話,別拉上文學玩梗

          作者:李媛(陜西師范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2019級本科生) 發布時間:2021.11.30
          中國教育報
          廢話就是廢話,別拉上文學玩梗

          陳守湖 陜西師范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新聞回放

              “聽君一席話,如聽一席話?!薄叭诵?,必有三人?!薄暗灿幸稽c意義也不至于一點意義都沒有?!苯?,說了等于啥也沒說的“廢話文學”在互聯網空間火了,彈幕、聊天群、評論區……“廢話”四處彌漫,網友們甚至還辦了一場“廢話文學大賽”。

              主持人語

              基于廢話梗的“廢話文學”火了,“廢話文學”僅僅是又一撥的網友自娛嗎?作為“網生代”的當代大學生,如何看待這莫名其妙火起來的廢話?陜西師范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三名同學帶來了他們的思考,既有“廢話文學”應適可而止、合乎時宜地倡導,亦有對廢話貼上文學標簽玩梗的批評,還有對“廢話文學”這一網絡亞文化生成原因的反思。就年輕一代的自我認知與成長而言,對互聯網的泛娛樂化保持清醒與疏離,顯然十分必要。

          “廢話文學”不過是堆砌廢話、搞怪娛樂而已,和文學八竿子打不著。玩梗者扯上魯迅先生散文《秋夜》中“我家后院有兩棵樹,一棵是棗樹,另一棵還是棗樹”這個句子來說事,也只是附會穿鑿,不可當真。這個句子之所以被認為是文學表達,在于它深沉地融入了魯迅先生的悲憫與失望,是文學修辭語境中的獨特呈現,可不是什么“廢話文學”。

          同樣的例子,我們在捷克作家伏契克的《絞刑架下的報告》中也能看到,“從門到窗是七步,從窗到門是七步”,同義反復的句子展現了殘暴的法西斯對于自由的囚禁及作家大無畏的斗志。文字背后有靈魂,文字背后有情懷,文字背后有力量,這才是文學。反觀“廢話文學”,純為博人眼球罷了,第一次看到或許會新奇和有趣,但多看幾句之后只會覺得無聊甚至無語,所以,權當它是刷屏時猛然闖入的段子,一笑了之,入眼不入心最好。

          無論是“凡爾賽文學”還是“廢話文學”,網友們熱衷于拉低文學的門檻,把并非文學的表達硬扯到文學之下,本質上體現了網絡亞文化對于嚴肅文化的消解,為了追逐娛樂、刺激,不顧一切地解構、玩梗。正是在這樣的一種氛圍和心態之下,所有的網絡文字皆可貼上“文學”標簽,但實際上卻無半點文學性,只是某種文字游戲。偶爾來點廢話接龍,互相取樂,并無不可,只是這一波又一波的并非文學的“文學”總在網絡空間游來蕩去,甚至還獲得了不少年輕人的追捧,于培育健康的互聯網文化來說,并不是什么好事情。沒有營養的“廢話文學”只會加劇思想的空洞,年輕人若沉溺于低層次甚至低俗化的狂歡,只會帶來虛假的快樂和靈魂的孤獨,別無其他。

          《中國教育報》2021年11月30日第2版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欧美亚洲色欲色一欲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