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00mca"><strike id="00mca"><b id="00mca"></b></strike></table>

    2. <track id="00mca"><del id="00mca"></del></track>

    3. <pre id="00mca"></pre>
      <p id="00mca"></p>
        1. | 退出

          探索本科生導師制促進科教融合

          作者:董秀華 發布時間:2021.11.30
          中國教育報

          近日,北京市教委發布《北京高等教育本科人才培養質量提升行動計劃(2022—2024年)》,明確北京市將“探索推進本科生導師制,支持有一定基礎和潛力的本科生進課題、進實驗室,促進科教融合發展”。本科生導師制作為區域性高等教育政策舉措再次受到關注。

          長期以來,導師制在我國高等教育體制中一直被作為研究生培養的基本制度。近年來,隨著對本科教育質量提升的關注,本科生導師制被提到一個新高度,開始陸續在多所學校實施。從相關高校此前的實施情況看,本科生導師制的興起和發展,無論是在具體操作層面的實施范圍、導師資質、職責界定,還是作為政策制度層面的目標定位、問題指向等,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差異。如有的高校是在二級學院范圍啟動,有的則是全校性地鋪開,有的作為確保本科教育基本質量的保底性舉措,有的則作為拔尖創新人才培養的早期發現與培育的機制……

          北京市教委新發布的行動計劃,重在“支持有一定基礎和潛力的本科生進課題、進實驗室,促進科教融合發展”。從相關表述看,該項政策重點指向部分具有一定科研潛力、科研興趣的本科學生,旨在給他們創造進課題、進實驗室的機會。如果說全員導師制更多發揮的是導師對本科學生成長和發展的學業導師、人生導師的“導學”作用,北京的政策則更多偏重科研導師的“導研”定位。其中,相對更受關注和需要探索的議題就更多聚焦在下述方面:

          一是導師和科研資源配置。這兩方面的資源客觀上存在著明顯的校際差異:承擔較多科研任務、有著豐富研究生培養經驗的高校,導師資源、科研資源相對豐富,但研究生導師帶碩士生、博士生的經驗能否直接復制到對本科生的指導,顯然是存疑的。畢竟本科學生的學術性向、專業積累、科研意識和能力、未來發展規劃等相對來說都還不怎么成熟穩定,客觀上還存在著需要試誤的可能性。為此,建議由不同學科領域的導師組成導師組,為學生后續職業生涯發展提供更多了解熟悉的機會和選擇的可能性。而研究生培養經驗相對欠缺的高校,對如何拓展科研課題和實驗室資源,如何將本科學生帶進課題、帶進實驗室方面面臨的挑戰會更大。建議這類高校在挖掘自身潛能的同時,有意識地借用外力,從相對較小規模開始試點,確保帶教質量。

          二是科教融合的體制機制。實施科研導向的本科生導師制,首先要做好依托高校自身既有的科研資源反哺本科教學和人才培養工作,即需要有意識地將學校的學科優勢、科研優勢和資源優勢轉化為本科教學和人才培養優勢。這其中最需要從根本上破解體制機制方面的諸多問題,包括基本的頂層制度設計、導師力量的調配與工作協同機制的確立、合作共贏基本原則的確立,以及可持續發展的長效保障機制的落實等。

          當然,科研導向的本科生導師制的改革探索,還有諸如如何識別與發現本科學生的科研基礎和潛力、如何評價導師制的實施成效等根本性問題,需要在具體實踐中逐步積累經驗。

          (作者系上海市教育科學研究院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長、研究員)

          《中國教育報》2021年11月30日第2版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欧美亚洲色欲色一欲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