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00mca"><strike id="00mca"><b id="00mca"></b></strike></table>

    2. <track id="00mca"><del id="00mca"></del></track>

    3. <pre id="00mca"></pre>
      <p id="00mca"></p>
        1. | 退出

          家長走出教育焦慮有“三重門”

          作者:何健 繆建東 發布時間:2021.11.21
          中國教育報
          家長走出教育焦慮有“三重門”

          碼上聽見

          “雙減”政策對學校作業、課后服務、校外培訓等提出了明確的改革要求,一石激起千層浪,社會教育、學校教育已率先邁出了“雙減”后義務教育改革的第一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家庭教育促進法》即將實施的當下,家庭教育如何協同跟進,家長如何從焦慮、觀望中理清思路,值得深思。

          家庭教育是整個教育體系的基礎,是教育事業發展藍圖的底色,家長的共識是“雙減”政策和家庭教育促進法落到實處的“最后一公里”,也是改善教育內卷、優化教育生態的重要環節,更是保護孩子、善待孩子的關鍵所在。家長必須重新審視家庭教育的責任和未來,既與社會教育、學校教育達成一致的教育理念和目標,又發揮家庭教育獨特的優勢和多彩的光芒,為孩子的全面發展、健康成長提供強大而有力的支撐。

          重新認識教育,樹立家校協同理念。“雙減”后,超前學習、考前強化、課內不學課外補、對分數錙銖必較、以高強度的機械重復取勝等招數恐將成為過去,家長當從對智育的過度追逐、狹隘解讀中轉身,將智育和德育、體育、美育、勞動教育結合起來,統籌兼顧。

          在唯分數為上的評價機制下,家長成為老師的助教,家庭教育成為學校教育的延伸,孩子在外部強大的壓力下被動地、機械地負重前行?!半p減”正在解構原先錯位的家校關系,重新定義家校關系。家長首先要認可學校在知識教育中的主體作用,信任學校接管作業輔導、課后服務的專業性,將指導孩子課程學習的權力、時間、責任還給學校。其次要幫助孩子適應學校發生的新變化,提升課堂專注力,重視校內學習的有效性,注重養成自主學習能力,學會獨立思考,主動檢視學習中的問題或困難,善于向老師尋求幫助。此外,還需加強家校溝通互動,多了解孩子的學習態度、興趣、狀態、效果等,多傾聽老師的評價和建議。

          重塑發現慧眼,尊重孩子個性差異。“雙減”政策堅持學生為本、促進學生全面發展的總體要求,強調學校教育要兼顧學生的個性和共性。學校教育是以學生群體發展的順序性、階段性等共性特征制定課程標準,在因材施教上確有局限性,家庭教育才可能是孩子張揚個性自由、追求全面發展的樂土。

          教無定法,有教無類,家庭教育的精髓不是尋找最高效的教育方法,而是接納獨一無二的孩子,與之朝夕相處,寓教于生活,全面關切孩子的身心健康、道德情感、藝術審美、創新和實踐能力等綜合素質。家長要重新認識孩子,以發現的慧眼捕捉孩子的天賦,并加以積極的利用和引導,促成獨特的優勢和信心。家長要正視孩子的不足,鼓勵孩子在挑戰自我的過程中磨煉意志、完善心智。家長要培養孩子的興趣愛好,讓興趣愛好帶給孩子積極的情緒,成為孩子艱難困苦時的慰藉,攀登巔峰時的動力。

          重構美好生活,回歸家庭教育初心。“雙減”前,很多家長在劇場效應、標配思維的裹挾下無奈又焦慮?,F在教育大環境發生了重大變革,孩子作業明顯減少,培訓班受限,從輔導作業及培訓班釋放出來的時間需重新填回精彩紛呈的家庭教育內容。

          生活本該豐富多彩,而當孩子每天深陷題海,抑或無休無止地奔赴補習班,對分數、升學的過度聚焦,犧牲了家庭生活多樣性的美好。家庭教育甚至淪為影子教育,黯然失色、單調乏味?!半p減”提出學生學習更好回歸校園,減輕家庭教育支出和家長相應精力負擔,實質上就是減去本不該由家庭承擔的學科教育內容,為家庭教育重放光彩提供了契機,家長可以重新規劃家庭生活,回歸為了孩子終身發展、美好未來的初心。

          家庭首先要滿足孩子的健康需要,如充足的睡眠、適當的體育鍛煉等,孩子身體好才是一切發展的根本。其次要重視情感互動,在對話交流中了解孩子的思想動態,關注孩子的心理健康,讓孩子保持積極陽光的心態。再者要增加實踐活動,孩子在學校學習的間接經驗、抽象知識需要在具體的自然、社會環境中還原、共鳴和升華,在真實家庭生活的沉浸、參與中觸發學習的靈感。當然,最重要的是家長的言傳身教,家長要做終身學習的踐行者,通過共同閱讀、共同勞動、共同思考問題等方式潛移默化地影響孩子,激發起孩子求知識、尋真理的可持續內在動機。

          (作者何健系南京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博士生,繆建東系南京師范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

          《中國教育報》2021年11月21日第4版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欧美亚洲色欲色一欲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