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00mca"><strike id="00mca"><b id="00mca"></b></strike></table>

    2. <track id="00mca"><del id="00mca"></del></track>

    3. <pre id="00mca"></pre>
      <p id="00mca"></p>
        1. | 退出

          “中國風”繪本閱讀:探尋傳統文化的根系和脈絡

          作者:杜霞 發布時間:2021.11.10
          中國教育報
          “中國風”繪本閱讀:探尋傳統文化的根系和脈絡

          圖片選自蔡皋繪本作品

          新世紀以來,伴隨著國家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大力提倡,中國原創繪本的創作也日益體現出對本民族文化的自覺追求,涌現出了一批帶有鮮明傳統文化風格印記的“中國風”繪本。這類原創繪本以其圖文結合、形象生動的特點和優勢,也越來越多地被納入到與傳統文化相關的課程與教學內容中,成為引導孩子理解傳統、親近傳統的有益的資源補充。那么,如何立足于傳統文化教育的核心精神,去理解和把握“中國風”繪本的內容與特點,確立適宜的教學目標,選擇有效的路徑,以達成對中華文化精神的真正體會與領悟,則是一個需要我們在當下的繪本閱讀教學中予以重視和探討的話題。

          文本解讀: 

             對傳統文化內容與元素的識別和把握

          文本解讀關系著繪本閱讀教學內容與重點、難點的厘定,如果我們基于傳統文化教育的目標來探討“中國風”繪本的文本解讀,那么對傳統文化內容與元素的識別與把握,就應該成為文本解讀的著力點。

          近年來涌現出的原創繪本,涉及中華文化的不同方面與屬類:有對民俗文化、節日時令、飲食風物的關注和表現,有依托或者改編自歷史人物、民間故事和神話傳說的繪本,有根據古典文學、經典文化名篇、兒歌民謠而創作的繪本,還有涉及傳統戲曲藝術、傳統建筑、民間工藝的繪本……另有一些繪本,在文本故事上也許并不是取材或依托于傳統,但是在表現手法上卻借鑒傳統技法或民間技藝,彰顯出濃郁的中國特色。此外,隨著近幾年興起的“博物館熱”,一批“博物館繪本”也應運而生。

          僅僅在題材和內容視域中,將繪本中的“中國元素”識別出來,還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還需要深入到文化的根系和脈絡里,去捕捉繪本所涉及的更宏闊、更精微的歷史文化背景和所依托的思想話語體系,從而對文本所傳達的深層的象征意涵和精神主旨有真正的理解和領悟,而在傳統文化教育剛剛復興起步的當下,這樣的“功課”就顯得更為必要。像《北冥有魚》《桃花源的故事》《賣炭翁》等繪本都是依托古典文學文化名篇而創作的,我們除了像解讀一般繪本那樣,關注其“文字語言”“圖像語言”所傳達的表層信息如人物、故事、情節外,還需要去探尋蘊含著深層信息的“文脈語言”,即故事中所隱藏的文化脈絡。如果缺乏對莊子自然無羈的道家哲學觀的了解,如果不懂得陶淵明在世外桃源中所寄寓的對自由詩意的生命境界的渴望,如果不能對杜甫所生活的時代有所了解,并體會到憂國憂民大濟蒼生的君子情懷與抱負,就很難在文本意義空間的建構上確立適切的坐標和定位,也難以把握到繪本深層的文化與象征意涵,導致教學中淺嘗輒止流于表面,無法將傳統文化內容和意涵真正開掘和傳達出來。

          繪本解讀中,還需要結合學生的實際情況,及時發現文本與學生的生活閱歷、文化經驗間的“落差”,以此來確定繪本閱讀教學的重點和難點,努力幫助學生在傳統與當下生活間建立起溝通和聯結。對于一些原創繪本中所描寫的傳統民俗風情和過往田園農耕生活的記憶,當下的孩子是缺乏了解的,教師要對這種生活和文化經驗上的“盲區”有先期的認知和預判,并想辦法在未來的教學中去努力補充和喚起孩子們的生活經驗。

          目標確立: 

              立足兒童的生命成長與文化的理解認同

          傳統文化教育旨在引導生命個體建立起對本民族文化的認同感與自豪感?!爸袊L”繪本的教學,也同樣需要思考在當下所面對的全球化境遇中,如何引導兒童認識自我、認識自己所處的生存環境,如何加深對本民族和國家歷史文化的感知和熱愛。然而,簡單機械的文化符碼與觀念的灌輸,很難真正在精神生命的深層建立起文化的家園,因此,我們要秉持“兒童本位”的原則,仔細考量繪本作為兒童讀物的特點與作用途徑,充分考慮兒童身心發展水平,特別是在社會性發展方面所體現的情感為先、行為在后、認知相隨的特點,使得文化的傳達和促進兒童的生命成長緊密交融,從而潛移默化地引導兒童在文化的領悟中完成自我精神世界的建構。

          2016年12月,中國“二十四節氣”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2019年,海豚出版社對2015年出版的兒童科普繪本叢書《這就是二十四節氣》進行了升級,抓住非遺傳承的關鍵即“傳什么”和“怎么傳”,特別新增了《我們這樣學習節氣》指導手冊,詳細介紹如何測日影、觀星空、觀察記錄節氣、做自然筆記等,通過看圖閱讀、動手操作、實踐探索、社會體驗等方式,實現了從閱讀到實踐的跨越。這樣的繪本,也啟發我們在閱讀教學中從兒童立場出發,突出兒童主體地位,通過精心組織和設計,遵循由近到遠、由熟悉到陌生、由淺到深的原則,將快樂閱讀、科學啟蒙、感悟農事、手工游戲等融于一身,努力激發兒童的興趣、熱情、參與度與體驗感,讓“傳統”通過閱讀、生活、游戲、藝術等形式進入兒童的生命,讓繪本教學真正實現兒童與傳統的親近與對話。

          有些借鑒剪紙、皮影、木偶等民間工藝美術技巧所創作的繪本,不僅彰顯出鮮明的中國特色與氣息,而且其“對生命最本真自然的崇拜,摒棄浮華獻媚的表達,彰顯原初、真實、自由的藝術氣質”,與兒童天真自然的審美和創作有著天然的契合。如果我們能夠體會到繪本民間藝術風格中所蘊含的赤子之心和童稚拙趣,并有意識地加以聚焦和引導,那么兒童就能在契合自我生命氣息與審美趣味的繪本中感受到更多的魅力,進而對相關的民間藝術形式發生興趣,潛移默化地吸納其中的營養,進而融入到自身的體驗和創作中。

          策略指導: 

              基于繪本情境和文本特點開掘文化內涵

          一旦接觸到傳統文化特色鮮明的繪本,大家往往感興趣的是繪本中所呈現的中國元素或者傳統文化的知識、技藝點,卻忽略了情節的推進演繹、人物的情感發展以及文本的話語方式等,殊不知,當中國元素從生動鮮活的故事情節和情感世界中抽離出來,被孤立地加以說明和詮釋時,也就喪失了文化賴以生存和依托的特定空間和場域,文化中所包蘊的情感內涵和精神價值也就很難傳遞出來。因此,當我們利用繪本進行傳統文化教育的滲透時,一定要遵循基于繪本情境和文本特點進行文化開掘的原則。

          例如由熊亮創作的取材于中國民間春節祭灶習俗的繪本《灶王爺》,講述的是“我”家有一個大大的灶臺,中間貼著一張大大的灶王爺,他總是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打量著日常生活中的你我。遇到這類繪本時,我們就不僅需要關注春節、祭灶等民俗文化內容,更需要引導孩子們進入繪本的圖和文所創設的“情境”中。有的教師在進行教學設計時,就抓住了由灶王爺那雙“大大的眼睛”所凝聚起來的有意味的生活內容和細節,由此開掘“眼睛”背后所蘊含的注重自我規約的“慎獨”思想以及“家和萬事興”的倫理傳統等。這樣的教學,就避免了將傳統與文化簡化為“概念”與“知識”,而是通過對洋溢著濃郁生活氣息的故事內容和情節線索的梳理,對繪本線條、色彩、造型等的感受,以及對幽默諧趣的整體風格的把握,讓孩子們輕松走進小主人公“我”所講述的生活故事中,自自然然生發出對灶王爺的親近與喜愛,進而在潛移默化中對民間故事和祭灶風俗中所蘊含的文化內涵有更真切的體悟。

          當我們立足于原創繪本的表意空間,充分體會繪本選材創意的匠心,感受圖文交融中所傳遞的思想和美感時,也就更能捕捉到其中所蘊含的獨特的文化魅力,把握到深層的文化內涵。由蔡皋根據長沙童謠改編的繪本《月亮粑粑》《月亮走我也走》,聚焦于“月亮”這一彰顯著鮮明中國文化意蘊的意象,通過精心的構圖留白、版面設計與細節布置,對“童謠”這一傳統文學樣式進行新的演繹和創造。閱讀推廣人李一慢在他的《繪本閱讀教學“慢”課堂》中就引入了這兩個繪本,在教學設計中特別關注了童謠中“頂真”修辭手法的運用,并將繪本正文和后面所附錄的方言版童謠進行對比,此外還安排了月亮主題的童謠采風匯編活動,與《詩經》中的“風雅頌”相溝通,引導孩子們深切感受民間文化傳統的氣息與況味。

          難點突破: 

              謀求中華文化和美學精神的彰顯與傳遞

          傳統文化教育的核心是對中華文化思想精髓和主旨精神的把握與傳承,這就需要我們在原創繪本的教學中,在對中國故事的理解和中國元素的感知中,努力達成對中華文化精神、美學精神的挖掘、彰顯和傳遞——而這也正是當下原創繪本教學的重點和難點所在。

          謀求中華文化和美學精神的彰顯,就要注重挖掘繪本“美善相諧”的教育價值。繪本以其圖文結合的獨特優勢,營造出了一個個對兒童頗具吸引力的美好世界,不僅承載著促進兒童情感和認知發展的功能,也葆有“藝術品”的審美價值,這就更需要我們在原創繪本教學中注重情理交融、以美育德、美善相諧,借助于繪本的藝術感染力,引導兒童去體會其間所蘊含的美好的精神境界和人格理想,建立起對本民族文化與價值觀的認同感。原創繪本中的佳作《安的種子》,就讓我們在一份恬淡和美好中體會到了道法自然的真意。在閱讀中我們不僅需要感知圖文中所營造出的古典之“美”,更需要在“美”中去體會順勢而為、定靜安慮的自然之“道”和人生智慧。

          謀求中華文化和美學精神的彰顯,就需要不斷探索和豐富原創繪本的教學方法和路徑。比如可以采取主題閱讀的方式,通過同一主題下多文本的引入,以整合聚焦的方式和集束的力量,幫助學生獲得更為完整更為深入的文化體驗。隨著“二十四節氣”被列入“非遺”,相關題材的繪本、童書紛紛問世,這就給我們進行主題性開掘提供了很好的資源儲備。而在繪本閱讀的同時,還可以沿循季節的時序,將氣候變化、植物生長、生活活動、趣味民俗等內容都納入其中,通過親身參與、動手操作等方式將閱讀的視域和邊界擴大,從而幫助孩子真切地感受到文化的魅力。

          謀求中華文化和美學精神的彰顯,還要處理好傳統與現代的關系。中央美術學院繪本創作工作室的創建人楊忠就曾經談到他們在改編并繪制中國故事時,并不僅僅是借助傳統的外殼敘述陳舊的觀念,而是要謀求故事的現代性并能體現當代兒童觀,傳遞符合當代審美和價值取向的故事內核。繪本創作者們對傳統與現代意識兼具的文化理解與追求,也提醒我們在依托繪本進行傳統文化教育時,更應注重傳統的現代發展與傳承。

          隨著本土原創繪本創作體現出越來越自覺的民族文化意識和追求,也為傳統文化教育提供了更為廣闊和豐富的開拓空間,這也促使我們要自覺增強傳統文化素養,加強對文化的感知力與理解力,從而充分把握原創繪本的主題意蘊與風格特征,立足兒童的生命成長,結合繪本自身的特點和閱讀方式,努力探索可能的路徑和方法,使傳統文化的核心精神與主旨得以彰顯和傳承,真正使原創繪本成為兒童了解傳統、親近傳統的窗口與橋梁。

          (作者系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副教授、文學博士)

          《中國教育報》2021年11月10日第9版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欧美亚洲色欲色一欲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