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00mca"><strike id="00mca"><b id="00mca"></b></strike></table>

    2. <track id="00mca"><del id="00mca"></del></track>

    3. <pre id="00mca"></pre>
      <p id="00mca"></p>
        1. | 退出

          夯實技能積累戰略 確保高質量發展

          作者:米靖 發布時間:2021.10.19
          中國教育報

          編者按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提出加快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技能型社會,弘揚工匠精神,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提供有力人才和技能支撐。10月12日,本報以整版的篇幅刊發了4位職教專家的解讀文章。從今天起,本報將開設專欄,繼續邀請專家學者和職業院校負責人從不同側面分析解讀《意見》精神,提出貫徹落實舉措。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近日印發《關于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簡稱《意見》),聚焦全面建成技能型社會目標,統籌謀劃實現我國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核心政策,系統構建關鍵路徑,提出強化類型教育屬性、深化產教融合體制、創新校企合作機制、筑牢教育教學質量、打造職教國際品牌的國家技能積累戰略體系。

              國家技能積累體系的全新規劃與重大創舉

          建成技能型社會是國家技能積累體系的全新規劃與重大創舉,是傳承技術技能、推進技術創新和以職教高質量發展助力經濟轉型升級的關鍵舉措。

          首先,建成技能型社會要努力培養數以億計的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國工匠?!兑庖姟分赋?,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有力人才和技能支撐是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根本目標。當前,我國技能勞動者占就業人口總量僅為26%,高技能人才僅占技能人才總量的28%,提升勞動者素質任務緊迫。國際職業教育的發展歷程證明,造成經濟危機和出現就業問題的重要原因是技能短缺加劇,其成因在于職業教育和培訓系統缺乏靈敏性,無法適應勞動力市場需求變化。因此,面對經濟高質量發展的任務,現代職業教育變革與完善的焦點就是,持續增強大規模實施有效技能開發與積累的能力,加快我國建成技能型社會的進程。

          其次,建成技能型社會對于確保在技能積累量變基礎上實現技術進步質的飛躍具有重要意義,這使得職業教育成為經濟活動不可替代的內生變量。對技術本質的研究昭示,其內隱層面就是人力資本,但人力資本推動技術創新有其先決條件,即只有在充足的高水平人力資本積累的前提下,技術創新和技術進步才能產生,因此技能積累程度會決定和影響國家技術創新的水平?!兑庖姟诽岢霈F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關鍵是建成技能型社會,明確總體保持中等職業教育與普通高中教育、高等職業教育與普通高等教育招生規模大體相當的政策導向,并確定到2025年職業本科教育招生規模不低于高等職業教育招生規模的10%,目的是在大規模增加全社會技能人力資本積累的基礎上,不斷催生技術創新并更加有效地支撐經濟高質量發展和現代化國家建設。

          遵循人才培養規律強化類型教育屬性

          國家技能積累要遵循技術技能人才培養規律并強化職業教育類型教育屬性,在完善縱向貫通、橫向融通兩條建設主線上下功夫。

          首先,個體獲得技能如同獲得其他知識一樣受年齡特征影響且必須循序積累,既需要各級學段提供專業的教育培訓,也依賴于實踐和工作中的“做中學”。因此,《意見》細化技能積累體系縱向貫通的建設要求,即中等職業教育凸顯技能積累的基礎性,注重為高等職業教育輸送具有扎實技術技能基礎和合格文化基礎的生源;高等職業教育面向技能積累的高端并堅持提質培優,特別要穩步發展職業本科教育,既要高標準建設職業本科學校,也要鼓勵應用型本科學校開展職業本科教育。特別需要指出,《意見》強調一體化設計職業教育人才培養體系,推動各層次職業教育的全面銜接,這正是對個體技能積累規律最為深刻和精準的把握。

          其次,隨著經濟、產業和社會分工的持續變化,技能的內涵隨著勞動力市場的變化已經相當豐富,職業教育需要應對的技能需求非常復雜。世界銀行對當代勞動力市場的技能需求進行了非常清晰的界定,其中基本認知技能(如基本的讀寫算能力和通常在基礎教育中獲得的基礎科學知識)和高級認知技能(如分析和批判性思維,問題解決、有效溝通和領導技能)通常在中學和大學教育中獲得,非認知或軟技能(如社會情感技能、個性特征、行為、紀律和職業道德)通常通過學校教育、生活經驗和與他人交往時獲得,技術技能(適用于特定職業或行業的與工作相關的專業技能)一般通過學徒培訓、職前培訓、在職培訓以及職業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專門科目而獲得,因此,職業教育絕不能與普通教育割裂開來?!兑庖姟穼τ诓煌愋徒逃龣M向融通的要求,是對上述技能發展規律的準確回應,明確提出普通教育與職業教育要滲透融通,強調義務教育階段必須實施職業啟蒙教育,在探索設立專項技能培養的特色綜合高中的基礎上,還要強化中職與普高之間、高職與應用型大學之間的課程互選與學分互認。

          再其次,隨著對知識和技能本質思考及實踐的持續深入,職業教育被認為是適應新時代全球競爭和產業發展并以技術開發和積累為目的的終身教育。為此,《意見》對于開發國家資歷框架和國家學分銀行提出明確要求。毫無疑問,新時代的技術技能人才始終具有明顯的職業性、學術性和終身性,具有類型教育特點的現代職業教育要以技能開發為核心、以學習成果為目的,建立起與其他教育類型相融通的良好機制。而實現技能人才培養終身化,更加有助于從制度上解決技能人才社會地位不高、發展通道不暢和激勵機制不足的問題。

          瞄準技術變革產業升級方向增強適應性

          國家技能積累必須瞄準技術變革和產業優化升級的方向,實現職業教育供給與經濟社會發展需求高度匹配,只有這樣,才能切實增強職業教育適應性。當前,我國制造業轉型升級強調以智能、綠色為核心,同時大力推動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對高水平技術技能人才的需求不斷加大。為此,《意見》強化頂層設計,著眼于技能需求與供給匹配體系的完善,產業發展與職業教育同推進、同部署、同落實和同發展體制保障的落實,以及行業企業與職業學校雙主體培育技術技能人才機制的創新。

          首先,建立職業教育技能供給有效體制機制是國家技能戰略的核心。任何產業都存在對高中低端技能的全鏈條需求,隨著勞動力市場技能需求的變化,技能供給結構與比例需要持續調整。因此,按照《意見》要求明確發力點,圍繞國家重大戰略,緊密對接產業升級和技術變革趨勢,明確產業人才需求,健全多元辦學格局,迅速優化職業教育人力資源供給結構和供給機制,成為迫在眉睫的任務。

          其次,技能人才的結構性缺乏充分表明了強力構建教育鏈、產業鏈和人才鏈共同體的迫切性,而產教融合、校企雙元圍繞國家技能積累共同發力是實現有效技能供給的根本路徑?!兑庖姟窂耐晟飘a教融合辦學體制和創新校企合作辦學機制兩個方面提出明確任務和要求。當前,我國在國家和區域層面對勞動力市場進行常態化技能調查和開發相對滯后,觀念視野、理論水平與實踐探索亟待提升,改變這一現狀,需要構建起產教深度融合、校企無縫合作的政策體系,建立起新時代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推進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可持續發展的核心機制。

          當前,必須立足建成技能型社會的全局視野,從夯實國家技能積累戰略的關鍵視角來剖析和落實《意見》的整體規劃和工作要求,以此確保新時代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重大目標得以實現。

          (作者系天津職業技術師范大學職業教育學院院長、研究員)

          《中國教育報》2021年10月19日第5版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欧美亚洲色欲色一欲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