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以理性之愛為成長“發電”

——關于“飯圈”亂象及治理的對談
發布時間:2021.09.25
中國教育報
以理性之愛為成長“發電”

Lois Cheung 繪

    編者按:

    近期國家對“飯圈”重拳治理,引發社會輿論的熱烈探討,粉絲、追星等話題再一次引起關注。為什么要堅決反對不良“飯圈文化”?不良“飯圈文化”給青少年成長帶來哪些危害?本期我們特約從事影視文化研究的周星、趙麗瑾兩位教授,通過對談的形式對“飯圈”亂象及其社會影響、國家相關治理政策等進行解讀。

    對話人

    趙麗瑾 西北師范大學傳媒學院教授、

    電影學博士

    周 星 北京師范大學藝術教育研究中心主任、

    博士生導師

    “對偶像不辨對錯、盲目擁戴的所謂‘愛’,形成了某種自以為是及被人利用的危險”    

趙麗瑾:在8月27日中央網信辦發布的《關于進一步加強“飯圈”亂象治理的通知》中,明確規定“進一步采取措施,嚴禁未成年人打賞,嚴禁未成年人應援消費,不得由未成年人擔任相關群主或管理者,限制未成年人投票打榜,明確明星粉絲團、后援會等線上活動不得影響未成年人正常學習、休息,不得組織未成年人開展各種線上集會等”。請您談談“飯圈”亂象對青少年、未成年人群體的危害。

周星:對“飯圈”亂象的治理,首先要保護的肯定是青少年、未成年人。因為從目前來看,“飯圈”中那些心智尚未成熟的未成年人群體、青少年在社群誘惑、社群內部輿論影響下,由對偶像不辨對錯、盲目擁戴的所謂“愛”,形成了某種自以為是及被人利用的危險。

這種危害和影響,主要因為形成了一個具有所謂凝聚力的“飯圈”群體力量,并產生了巨大的煽動性。此前由于對這類社群潛在或已經暴露出的社會危害性認知不足,相應管理缺失,使得“飯圈”社群誤以為可以左右一切,某些行為甚至破壞社會秩序,造成社會困擾。

“飯圈”對粉絲應援行為是有組織、有培訓的,利用青少年對偶像的單純喜愛,通過規則制造情感綁架,不斷推動青少年付出金錢、時間和愛?!帮埲Α苯M織粉絲為偶像集資打榜,經濟尚未獨立的青少年花費數目巨大的金錢去支持偶像等行為,對他們的身心發展有嚴重的誤導,對學習生活產生極為負面的影響。

促成上述“飯圈”集體追星行為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商業操縱,不僅是平臺、經紀公司出于商業利益的考慮,“飯圈”組織內部也通過組織活動賺粉絲的錢,偶像明星、平臺、經紀公司、“粉頭”都將成為這場粉絲經濟的利益獲得者。為了經濟目的,煽動粉絲不斷消費,并在“飯圈”的小圈子里養成粉絲的行為處事方式,形成一種脫離社會整體教育,而只服膺于小群體的行為方式,缺乏判斷力的未成年人最容易成為盲目行動的群體,因此可以說,“飯圈”青少年很大程度是被利用了。

發展至今,已經到了必須治理的時候,從互聯網源頭進行限制,這是前所未有卻是極為有效的方式。讓青少年群體明確,追星時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有底線意識,而不能肆無忌憚張狂出格。

    “培養健康的審美觀,知曉虛擬世界的虛構本質,培養基本的媒介素養,應該是青少年成長教育中的重要一課”

趙麗瑾:您提到青少年群體易于受到“飯圈”組織和輿論的影響,陷入不當的應援行為,面對政策的明令禁止和通知規范,學校、家庭、社會輿論也在積極思考如何對青少年進行教育引導。除了學校教育、家庭教育之外,能否結合藝術審美、鑒賞等美育實踐,對青少年的明星觀念、粉絲行為進行疏導、引領?

周星:在當下迅猛發展的互聯網生態中,對青少年的媒介素養教育十分必要。對偶像的崇拜和喜愛,每個人在青少年時期都可能有過,一般而言,隨著社會生活的介入、社會經驗的豐富,在不斷提升的對于復雜性的判斷中,會逐漸剝離對偶像的崇拜,形成獨立人格。但是在互聯網時代,互聯網成為“飯圈”形成巨大社群力量的基礎,因此無論學校還是家長,都應該加強對青少年進行媒介素養教育。

目前來看,結合美育、藝術教育進行正確的審美觀養成,應該提上議事日程。在喜愛明星的同時,不能忽視審美的多樣和豐富性,更不能被所喜愛的單一的審美對象所左右。明星原本依賴影視作品而贏得尊重,而偶像明星、流量明星卻似乎不用創作作品、僅僅依賴一種交易和單純被喜愛,就能變成無限拔高的偶像,造成青少年區分不了互聯網和真實生活的區別,把對互聯網的擁戴對象變成了現實生活中的行為準則。因此,應注重對青少年進行真實的、包括法治、社會行為學和審美觀的教育。

審美的多樣性、審美的本質價值和意義,應當是對于個體對美好事物的擁戴,和對社會共同具有的審美對象的呼應性。培養健康的審美觀,知曉虛擬世界的虛構本質,培養基本的媒介素養,應該是青少年成長教育中的重要一課。將更多的關注點轉向真實生活,培養對家人、朋友、學校、國家、社會的熱愛,不斷豐富提升大審美觀,都是教育迫在眉睫要解決的問題。所以說,迫切需要將影像、互聯網、短視頻等的認知判斷放置在基礎的媒介素養教育中,將審美對象擴展提升到對社會美、自然美、生活美、家庭美、藝術審美等多元化認知,而不是凝聚在自己所喜歡的單一的明星對象之上。

趙麗瑾:您談到的“飯圈”對青少年審美觀、價值觀的影響,是“飯圈”治理的重點之一,也是關注討論較多的問題。據調查,粉絲群體還包括大量成年的青年群體,甚至中年群體,“飯圈”也不僅僅是青少年粉絲追星這么簡單。從文藝作品創作的角度講,明星制度、明星策略是一種較為行之有效的商業策略,以明星之名吸引粉絲、觀眾進行文藝產品消費,是首先應用于電影促銷的。粉絲追星也一直存在程度不同的沉迷、非理性等行為特征,比如在20世紀90年代,一些小品以此為主題反思“追星族”現象。但是,從粉絲打榜倒牛奶事件,到吳亦凡等人觸碰法律底線后,粉絲依舊發出法盲的言論,“腦殘”式信任偶像。您認為“飯圈”粉絲追星發展到公序良俗、道德法律所不能容忍的地步,其中主要的原因是什么?近年來的“飯圈”亂象與過去的粉絲迷戀偶像的非理性現象有哪些不同?導致這種不同的原因主要是什么?

周星:你提的問題非常好,追星最初僅表現為個體喜愛明星的行為,隨著互聯網興盛,當追星從個體行為演變成群體性的行為,并進而為資本獲取利益所利用,就產生了一系列不好的影響?!帮埲Α眮y象的傷害已經形成對于公序良俗乃至于作為共有道德甚至于法律的一種沖擊,國家對“飯圈”的治理,是隨著非理性追星行為的不斷升級,惡劣影響不斷加劇的形勢下,推出的極為必要的舉措。

最大的問題在于,互聯網將無形匯聚為一種力量,這包括兩個方面:一是互聯網群聚的力量,瞬間就能影響很多人;二是金錢的介入使得操縱者越來越把自己的私利變成了外在加碼的崇拜和排斥異己,甚至形成某種小團體和對他人的攻擊性的群聚行為。出現在“飯圈”的非理性現象,事實上是背后的組織者利用了粉絲的無知偏見,鼓動群力來牟取暴利。

    “應該引導粉絲們把愛的力量投入到鼓勵偶像創作,而不是淪陷在數據的操作生產,成為資本游戲的犧牲品”

趙麗瑾:應援活動,在過去很長時間對粉絲來說是見怪不怪的,但是如今國家從政策層面已經進行了非常明確的規定和規范,并不斷細化。9月2日國家廣電總局發布《進一步加強文藝節目及其人員管理的通知》,提出廣播電視機構和網絡視聽平臺不得播出偶像養成類節目,不得播出明星子女參加的綜藝娛樂及真人秀節目。從2018年所謂“中國偶像元年”開始,據調查數據顯示,各平臺偶像養成類選秀類節目孵化了大約200多名娛樂偶像,也改變了偶像、明星的制造模式。您怎么看待國家廣電總局提出的這一項明確要求?

周星:發布這個通知我覺得恰逢其時,前面說到國家出手對“飯圈”進行治理和限制,既表明國家愛護青少年的態度,同時廓清網絡的不良現象,打擊那些操縱利用粉絲的組織和行為?!帮埲Α奔捌湫袨橐呀洺蔀橐粋€娛樂文化現象、亞文化現象,也規?;赜绊懙街饾u在衰落狀態的電視綜藝。過去幾年出現了大量的偶像真人秀節目,這類節目本身違反人的成長規律,對于從節目“出道”的偶像來說,是以一種趨同的模式讓這些青少年“養成”為偶像,不是自然的養成,而是一種拔苗助長。而對于粉絲來說,以一種粗制濫造的虛幻景象制造誘惑,讓粉絲沉迷幻想,偶像養成真人秀對于青少年認知和價值觀的影響越來越大。所以“飯圈”治理提出的明確要求,從兩方面改變了此類不良的現象,我們呼吁進一步對這類綜藝節目,不僅是偶像養成類節目,還包括明星真人秀等,進行規范引導。明星真人秀的危害性在于,讓很多成熟的演員熱衷于暴露日常生活的“表演”,“假模假式”超過了對于真正藝術創作的投入,大量影視演員投入真人秀娛樂節目,輕易獲得高片酬,其實也形成一種不良生態,推波助瀾地暗示青少年陷入不正確的非創作勾連的明星擁戴。

趙麗瑾:在對“飯圈”進行明確、有力的治理的同時,從文化的角度,也有必要思考如何更好地引導青少年,使其獲得正向的力量。例如2016年“飯圈女孩”參與“帝吧出征facebook”的網絡愛國運動,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之初,“飯圈”粉絲積極、高效地組織物資募集,引起了輿論報道,學術領域從網絡民族主義、組織行為等角度進行了很多研究。應該說,不管是作為網絡社群的“飯圈”、粉絲本身,還是大眾、輿論、研究者,都期待“飯圈”及其所聚集的年輕人成為社會正能量,發揮積極的社會作用。在當前的現象和現實面前,一方面對“飯圈”的整治是及時必要的,另一方面,是否也應該積極思考,在治理亂象的同時,怎樣更好地引導和激發粉絲文化、粉絲群體的積極力量。最后想請您談談這個問題。

周星:的確,凡事都有兩面性。事實上,我們從粉絲對于偶像的喜愛的初因來看都是可以理解的。而粉絲社群、“飯圈”也有過以集體的正向的力量去支持相關社會活動并產生很好的影響,這些都不可否認。所以,從理論上說對“飯圈”也要分析,治理其亂象,鼓勵其正能量。無論以一種什么方式,對于社會正向的、鼓勵性的以及審美向善的行為,都應該給予更好的支持。因此當下給予“飯圈”,或者是他們集體對于粉絲的正向的鼓勵和積極性,不因偏見而漠視,應與國家政策的支持相輔相成,進入一個良性的局面。

“飯圈”治理,網絡空間的“清朗”行動,對于文娛行業的規范等,是凈化也是為青少年健康成長創造清朗的網絡空間。粉絲常說“為愛發電”,喜愛也是粉絲情感和物質奉獻的基礎,那么應該引導粉絲們把愛的力量投入到鼓勵偶像創作,與偶像一起成長,而不是淪陷在數據的操作生產,以流量為目的的應援打賞等,成為資本游戲的犧牲品。同時將對偶像喜愛的力量,將社群的組織力量,轉變為對自己成長的激勵,轉化為報效社會的力量,才能讓愛扎根現實,升華出大愛的意義和價值。

《中國教育報》2021年09月25日第4版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欧美亚洲色欲色一欲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