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悅讀”辭書:知識社會新風尚

作者:魏向清 發布時間:2021.09.15
中國教育報

編者按

你有多久沒有翻過詞典了?遇到需要查閱的字詞,你是不是覺得點開搜索引擎比翻開詞典更方便?但顯而易見的事實是,搜索引擎不能代替辭書的功能,因為優質辭書是閱讀寫作的必備工具,卻又不僅僅作為“工具”而存在。優質辭書是人類優秀文化的精華和集成,是一代代語言學家和辭書專家對優秀文化中最精粹、最基礎、最硬核知識的總結,體現了學術發展和文化傳承。為使讀者更深刻地認識辭書,了解辭書,“讀書周刊”從本期起推出“辭書有文化”系列,帶領讀者走進辭書的世界。

辭書是各類字典、詞典、辭典和百科全書的統稱,也叫參考工具書。談到詞典,人們就會聯想到知識和學習,將詞典比作“無聲的老師”“良師益友”“沒有圍墻的大學”“知識的寶庫”“知識的海洋”等。這些大家耳熟能詳的表述也反映了人們對辭書功能的基本認知。辭書具有知識貯藏和解疑釋惑的功能,在人類社會發展和文明演進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從“檢索”到“悅讀”

據相關研究,人類辭書編纂的歷史可追溯至4000多年前。人們編纂辭書貯藏和傳承知識,使用辭書學習和傳播知識,辭書的文化與教育功能不言而喻?!皣鵁o辭書,無文化之可言也”(陸爾奎)。辭書是人類社會發展的文化產物,不同歷史時期的辭書生活往往呈現出不同的時代風貌。在人類辭書發展的前計算機時代,“手與紙”及“火與鉛”是傳統辭書編纂的典型意象,而紙質印刷的出版形態與辭書文本的篇幅限制對辭書內容選取與編排提出了很高的要求。相應地,人們對傳統辭書生活的經驗認知往往固化于知識信息的查找與考證。進入計算機時代后,尤其是互聯網時代的到來,人類的辭書生活又從“光與電”進入了“網與天”的發展階段。如今,全媒體或融媒體辭書的時代已成為現實。

隨著辭書編纂出版媒介的不斷變化,傳統辭書的知識貯藏空間與檢索效率這兩大核心問題得以解決。得益于互聯網移動終端的廣泛應用,人們的“辭書生活”變得更加便捷高效,可以隨時隨地查檢不同類型的電子或在線辭書,獲取相關知識信息,及時滿足解疑釋惑的多種知識需求。與此同時,互聯網空間海量數據迅速累積,人們借助各類搜索引擎獲取信息成為求知的新路徑,很大程度上拓展了傳統“辭書生活”的邊界。尤其是“后維基時代”,在“網絡知識民主”的浪潮中,傳統辭書的權威身份被解構,知識查檢與規范功能逐漸式微,似乎已被邊緣化。但是,學界也出現了另一種聲音,認為“‘我們正淹沒在信息中’,但卻迫切渴求知識?;蛟S我們是‘信息巨人’,但可能變成‘知識侏儒’”。信息時代人們知識實踐中出現的這些新焦慮很發人深思。知識社會,人們的求知方式將如何轉變?人們的“辭書生活”方式又如何與時俱進?

縱觀人類社會發展史,人們求知的需求與方式有著典型的時代特征,大眾“辭書生活”方式也存在顯著差異。在以權力為主體的農業社會,因文字識讀教育程度所限,普通大眾往往偏離甚至脫離“辭書生活”,這個時期各類辭書的編用研習多聚集于少數知識精英群體。到了以財富為主體的工業社會,大眾受教育程度得以逐步提高,但知識分化、積累和發展的程度也更高,人們的“辭書生活”多為知識實踐問題所驅動,“查得率”與“便捷性”成為辭書查考功能優劣和“實用性”的評判標準。這兩個社會歷史階段中,人們使用辭書的主要目的在于查考求證、釋疑解惑。進入以知識為主體的知識社會后,知識將逐步成為最關鍵的生產要素,人們要通過知識的“消費”走向知識的“再生產”,而如何獲取并學習更加系統、專業和權威的知識內容是新時代大眾知識實踐的重要目標。在現代數字媒介助力之下,辭書的傳統優勢,即提供權威、系統而專業的知識,將煥發出全新的活力。對此,辭書學界和業界已經形成了廣泛共識,融媒辭書研發與辭書閱讀功能拓展將為“辭書生活”新需求創造更好的條件。在知識社會,辭書不僅要“可查”而且更應“可讀”,人們將從以往單純關注知識查考的“辭書檢索”轉向重視知識學習的“辭書閱讀”,“辭書生活”的新風尚呼之欲出。

事實上,在人們傳統的“辭書生活”中,盡管知識信息查考是辭書生活的常態,但中外也不乏通讀辭書的使用者。比如,英國“維多利亞時期的詩人羅伯特·布朗寧就曾整本通讀過塞繆爾·約翰遜1755年版的《英語詞典》,以此作為其自我錘煉詩歌藝術的一種方式。再比如,美國作家阿蒙·謝伊堅持讀完了20000多頁篇幅的《牛津英語詞典》”。在中國,也有學人通讀《新華字典》《說文解字》《漢語成語小詞典》,甚至是《中國大百科全書》等辭書。這種通讀方式雖對讀者的恒心與毅力挑戰巨大,不具有普遍適用性,但卻能夠說明辭書知識的系統性具有“可讀”與“可學”的潛質。隨著現代辭書編纂出版的融媒發展趨勢,辭書的數字化編纂與多模態應用為借助辭書學習創造了更為現實的條件。簡言之,閱讀辭書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苦讀”,“悅讀”將成為辭書使用的全新體驗。

    從“深讀”到“選讀”“翻讀”

那么,究竟如何去“悅讀”辭書?首先,我們要積極倡導問題驅動,鼓勵大家開展知識查考基礎上的深入研讀,體驗“深讀有益”的愉悅。這種“深讀”,是指詞典使用者基于具體查考求知需求而展開的相關研究學習過程。不同于以往將詞典僅作為知識查考資源,使用者可充分利用現代辭書的知識學習功能優勢,進行基于實踐問題的知識研習與拓展,從知其然到知其所以然,深度掌握相關知識內容。這一過程既解決了具體的求知問題,又深化了相關知識學習,往往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充分體現了辭書輔助自主知識學習的重要價值。這方面,現代辭書家族中的“學習型辭書”的可學性優勢非常明顯,對于學習者的幫助更為直接高效。以外語學習為例,在產出型活動中,如寫作或翻譯實踐中,同義詞的選擇通常是個難點,因而可以基于目標詞匯,就其同義詞、近義詞甚至是反義詞,進行問題驅動的深度閱讀,反復研究相關條目中的釋義、例證和辨析的內容,再結合具體語言產出實踐活動進行應用。學習者針對詞典中所讀到的典型例證進行強化學習,從模仿到創造,相關問題便可以得到較好的解決。

其次,我們應積極倡導自主探索學習,有目標有計劃地開展系統知識學習所需的選擇性閱讀,體驗“選讀有得”的愉悅。相比于上文所提到的傳統意義上通讀詞典的個例,這種選擇性的系統辭書閱讀更具現實的可行性。具體而言,辭書用戶可根據自己的知識學習目標,選擇特定的辭書,再聚焦需要系統性學習的知識內容,自主選擇,持續閱讀,逐步積累知識。以語文辭書使用為例,詞匯知識學習的層次性和關聯性是兩大關鍵選擇要素。層次性閱讀,涉及從單個條目、多個條目到類型化條目的多層次詞匯知識學習。單個條目就是最小層級的獨立詞匯知識系統,完整閱讀有助于對詞匯知識的全面掌握,符合詞匯整體和深度學習的要求。多個條目的選擇性閱讀,則體現著詞匯系統認知的內在要求,學習者通過橫組合(搭配關系)與縱聚合(替換關系)兩大語義邏輯線索,將多個條目進行關聯閱讀,必然有利于詞匯知識的系統和全面把握。類型化條目的選擇性閱讀,對于更好地掌握某一類詞匯的知識更為有效。比如,高級英語學習者可專門針對英語詞匯中高頻核心詞開展系統學習,選擇牛津高階學習詞典中的3000詞條目有計劃地系統閱讀,分批分次進行詞匯知識學習,最終詞匯產出能力必然會大幅度提升。此外,大量不同類型的??妻o書和百科辭書也都是很好的閱讀資源。辭書用戶可以根據自身知識學習的個性需求,充分利用當今多模態辭書介質、融媒體傳播途徑,通過碎片化方式,將所選擇內容進行有計劃的持續閱讀,日積月累,就會逐步完善自己的目標知識儲備。

再其次,我們應積極倡導終身學習,開展全民教育意義上的普及性閱讀,體驗“翻讀有樂”的愉悅。正如魯迅先生1934年所寫的一篇短文《隨便翻翻》,其中談到消閑讀書的方法,即通過博覽群書,積累知識,實現自我教育的一種方式。這方面,辭書的知識內容豐富而且專業權威,完全可納入人們隨便翻翻的范圍。當今信息時代,人們利用手機和電腦等電子設備進行碎片式閱讀已經成為常態。但網絡空間信息龐雜,有些也缺乏依據,從積累知識的角度看,以融媒體形式發布的辭書相關條目內容恰好提供了隨便翻翻的優質“悅讀”素材。比如,已有不少辭書出版機構通過微信公眾號推送多樣化的專題性知識內容,實際上就為辭書使用者提供了“悅讀”便利。近年來,人們對電子化碎片式閱讀的詬病,其實質主要是對閱讀內容選擇的隱憂。如果大家利用零碎的時間,隨便“翻讀”來自優質辭書的豐富內容,積沙成塔,應該既能增長知識,又能享受閱讀之趣。

轉變辭書使用傳統觀念

托夫勒曾將人類社會劃分為四個階段,即史前時期、農業社會、工業社會和后工業社會。他認為,每一個階段的演進都是一次新的文明浪潮,而目前人類正在經歷第三次浪潮,在實現“知識革命”,也即將進入“信息社會”的全新文明形態。德魯克在《知識社會》一書中也指出:“我們早已進入一個與以往社會大為不同的社會?!@個新社會就是知識社會,我們現已身處其中?!北M管人類知識社會形態的最終形成或者出現尚存許多有待探究的問題,但當今全球化背景下國際知識經濟的發展趨勢已經非常突顯,“知識社會真正支配性的資源、決定性的生產要素,既不是資本、土地,也不是勞動力,而是知識……價值由‘生產力’與‘創新’來創造,二者都將知識運用于工作之中”。因此,優質與深度的閱讀將成為知識社會公民的生活新需求。這一時代發展特點無疑對人們的“辭書生活”方式也將產生深遠影響。

在知識社會,對于任何一個國家而言,全民教育與終身學習的理念都是國家富強、民族興旺和文化繁榮的重要前提與基礎。對于個人而言,我們應進一步轉變傳統辭書使用的既有觀念,充分利用現代辭書強大的知識服務功能,開展基于辭書的自主知識學習,倡導“悅讀”辭書的全新生活風尚。唯有如此,我們才更有希望去構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知識型社會和創新型國家。 

(作者系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教授、中國辭書學會副會長)

《中國教育報》2021年09月15日第9版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欧美亚洲色欲色一欲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