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00mca"><strike id="00mca"><b id="00mca"></b></strike></table>

    2. <track id="00mca"><del id="00mca"></del></track>

    3. <pre id="00mca"></pre>
      <p id="00mca"></p>
        1. | 退出
          發現課堂改革樣本·浙江省杭州綠城育華學校小學部“個性化學習”

          創造“適合的學習”新樣態

          作者:本報記者 韓世文 發布時間:2021.11.23
          中國教師報

          一年級學生剛入學,因為喜歡的選修課太多,無法作出選擇竟然急哭了;三年級學生因為數學“吃不飽”,可以申請單科跳級到五年級學習;五年級學生在項目化學習中研制的“決策垃圾桶”,被市政府選為科技創新項目應用于景區和居民生活……

          因為學力、興趣差異,同樣的時間段,學生可以自設學習節奏、自選學習內容;因為學生的認知偏好和特長發展需要,同樣的語文課可以上出辯論、相聲與習作等不同方向;因為追求適合的學習,學校專用教室變身“學生研究室”,學生當起“小導師”,與教師一起研究課題、參與教學……

          這樣的學習,走向了“個性化定制”,也走向了有意義的創造性生活。

          這樣的學校,真正實現了“為每一位學生提供適合的教育”,讓“個個不一樣,人人都成功”。

          這樣的變革發生在浙江省杭州綠城育華學校小學部(簡稱“育華”)。這種“適合的學習”新樣態已經探索了近20年。

          “多元·選擇”——提供豐富學習內容

          剛入學時因為選修課太豐富而急哭的小李,如今是三年級(2)班的學生。小李一年級選修了舞蹈,二年級又選修了體操。三年級(5)班徐晗和(7)班郁嘉珞都喜歡英語戲劇課,因為他們“在戲劇課上可以體驗各種不同的角色”“有自由發展的空間,可以天馬行空地想象”。

          與這些學生一樣,如今走進育華讀書,首先面臨的“困難”便是根據自己的學力、興趣等自選學習內容,體驗豐富多元的班本、級本、校本三個層級的選修課程。

          針對課程單一、課堂固化、教學刻板等教學問題,學校先后進行課程、課堂、學習改革,讓每一位學生能根據學習個性進行學習,培養學生的“關鍵能力和必備品格”。

          校長陳嘯劍回憶,為了解學生學習需求,學校曾做了全員調查,發現學生對“自選學習內容、自定學習空間、自組學習伙伴、自設學習節奏”的學習需求強烈,而“提供足夠多、可選擇的適合的學習內容,是滿足學生適合的學習之基礎保障”。于是,育華率先從學習內容入手,對基礎性課程、拓展性課程進行改革,建成了結構化、多樣化、可選擇的學習內容。

          學?;A性必修課程改革的方式其一是“同級走班”,設計同級橫向必選課程,語文、數學、英語等學科整合國家課程內容后,在同一年級開發拓展性、挑戰性課程。其二是“項目輪學”,設計跨級縱向必修課程。體育、美術、音樂等學科整合實施國家課程后,每周一節校本必修課程。學生經歷音樂、體育、美術三科六年學習,就能習得六項特色項目的知識和技能。

          校本拓展性課程改革則采用“頂層設計,一體建構”的策略,從知識拓展、才藝拓展、綜合創新等方面共開發130余門選修課程。每周一、周二下午,設置60分鐘的長課開展拓展性課程學習,讓不同年級的學生上同一門課程,形成了基于“混齡走班,興趣發展”的學習。

          如此一來,育華學生仿佛提前進入了“大學”,每天在選課走班中“緊張、高效”學習,在興趣的培養與個性的張揚中享受童年。難怪談起學習,每一個學生都能滔滔不絕;討論課程,每一個學生都有說不完的故事……

          “靈動·多維”——再造學習新空間

          轉學到育華的章一茗和父母都很吃驚,這所學校的教室沒有講臺,還被劃分為“教學與學習區、講演示范區、作品展示區、成長故事區”,師生同在一室“生活”;學校里有“學生研究室”,不少學生小導師和老師一起“上崗”輔導學生;學?;@球館、美術館等變身“項目俱樂部”,師生共同競選俱樂部主任,帶領會員共同開展場館學習……這樣“科幻”的學習場域,讓章一茗迅速喜歡上了學習,與同學一起沉迷于多維的學習空間,周末都不想回家。

          令陳嘯劍欣慰的是,學校從建校之初就以超前理念設計校舍、場館,才為后來從學習環境變革入手,打造資源化、學本化、可移動組合的“靈動·多維”學習空間奠定了基礎。

          記者在育華看到,學校的學室不僅有四大功能分區,班主任、教師在學室辦公、輔導、協同教學,學室內還設置了自主學習中心、互助學習中心、學習支持中心等。學生根據學習節奏、學習前測、基礎學力、學習偏好等,分別進入自主學習中心、互助學習中心、學習支持中心進行自主選區學習??勺杂山M合的空間設計,輔以量身定制的協同教學策略,滿足了兒童交往和互動的社會性需要,促成了適合的學習。

          這樣的空間設計學生能夠同班選區學習,滿足了他們的差異學習需求。副校長曾水清頗為自豪地表示,這樣基本實現了同步學習、協同教學,適切差異、共同發展。

          與此同時,學校開放專用教室、專用場館,讓學生成為和教師一樣的場館主人,共同建設、共同管理、共同學習。如此,五年級(5)班諸姿辰通過申請成為戴園美術工作室的學生導師,除了優先在美術“研究室”自主學習外,還兼做“小導師”,輔導前來學習的同學。五年級(4)班學生呂忱陳則參加了足球俱樂部,成為校隊的一員,每天都可以自由享受場館訓練的“特權”。據介紹,每天中午或課外活動時間,學校30余間專用教室和場館全部開放,近百名學生“導師”和更多的俱樂部成員在“研究室”或俱樂部“自定節奏,自我發展”。

          為了拓展學習空間,學校場館還與社會場館建立了聯動關系,真正讓學習成為“生活的一部分”。陳嘯劍告訴記者,“將學習空間接軌生活,接軌社會,會讓學生學習更具有持久價值,并認識到學習本身的魅力”。

          “學校在學習空間、學習內容上大膽探索,尤其是無邊界學習空間的架構,為小學生自主學習提供了條件,為他們把握自主學習節奏提供空間?!遍L期關注學校變革的浙江省杭州市教育科學研究院院長俞曉東曾這樣評價。

          “自主·交往”——體驗多元學習方式

          創造性學習的驚喜總是不斷涌現。育華開展“西湖水資源污染”項目化學習時,五年級(5)班6個學生調查發現西湖水污染與景區的垃圾分類做得不好有關,于是逆向思維,從改變垃圾桶入手,制作了一款能自動分類的垃圾桶——決策垃圾桶。隨后在浙江大學教授幫助下,成功設計制作出產品。該成果被杭州市政府確定為科技創新項目,還受邀參加“全國DIA2020年創意大賽”獲創意獎……用陳嘯劍的話說,“學生在真實情境學習中培養了跨學科的綜合能力”。

          伴隨課堂研究的深入,學習研究成為中心問題。學校圍繞學生發展核心素養,探索了凸顯“自主·交往”特征的預學翻轉式、單元統整式、項目探究式等學習方式,讓學生在過程中經歷學習,在學習中自然形成關鍵能力和必備品格。

          曾水清介紹說,預學翻轉式學習在語、數、英等學科實踐運用,核心為“四步學習,六環指導”。其學習流程為:自主預學—討論合學—反饋展學—鞏固拓學;指導流程為:確定預學主題(預學前)—審閱預學,提煉主問題—巡視合學,關注真實學習參與(合學時)—及時發現歸納,針對展學進行指導(展學時)—提供拓學內容(拓學前)—評價拓學成果(拓學后)。

          單元統整式學習則在語文、數學等所有學科中廣泛運用。其教學流程為:單元整體,解構內容—調整組合,重構內容—鏈接支架,變構設計—比較勾連,建構學習。在六年級語文上冊第二單元“場面描寫”學習中,教材原本設定的《七律·長征》《狼牙山五壯士》《開國大典》《燈光》順序被調整為先學文章再學詩歌,易于把握“點面結合的場面描寫”之語文要素;同時拓展了《老殘游記》《紅樓春趣》,進行內容重構設計。課堂教學時又勾連五年級上冊《摔跤》《兩莖燈草》,形成復習、過渡與提升。這樣的單元統整式學習更符合小學生年齡特點,關注了學習內容的內在邏輯。

          “我們小組給老年公寓的爺爺、奶奶設計一個不會嗆到的飲水器吧!”

          “我們小組給一二年級學生設計制作一款有趣的桌游吧!”

          ……

          這是學生從真實問題出發,進行調查、歸因、發現并給出定義的發言。在項目探究式學習中,學生置身于真實情境中解決真實問題。語文、數學都有項目式學習內容,如綜合性學習、綜合實踐活動、數學廣角等;科學、設計思維、創客等,均采用項目探究式學習。

          此外,育華還開展個性定制學習等,對單科學優生,經“申請—測評—批準”后進行跳級或走班學習。三年級(6)班學生李兆哲數學學習能力強,跳級到五年級(6)班學習……還有六年級學生利用學校九年一貫辦學的優勢,跳級到初中學習,真正滿足了學生“學優發展,特色成長”的需求。

          “在線·互動”——擁抱學習新技術

          如今,育華進一步從學習時間方面進行了兩大變革:建立學習援助中心和在線學習中心,讓學習不再拘泥于課堂和校園。

          學習援助中心集中安排多學科骨干教師承擔學習援助教學,對學業有困難的學生給予學習援助。學生進入學習援助中心不需要預約,帶上相關書本、文具等就可直接到學習援助中心學習。在這里,學生除了獲得即時評價獎勵外,還會獲得一些特殊獎勵,由學校在該學生的學習評價中進行獎勵加分或者單項獎勵。

          學校還利用網絡的便捷性、隨時性等特點,設置“在線學習中心”,每個學生都有用戶名和專用密碼,多學科教師在線上進行在線答疑解難。同時,也邀請優秀學生在線答疑。這為時間不湊巧、性格偏內向、有臨時突發性問題的學生提供了很好的交流平臺。

          這樣的學習不僅具有針對性和私密性,參與過“援助”或者在線“補學”的學生還可以進行滿意度打分,保證學會的權利。

          科學教師汪橋勇表示,“學校構建了教師、學生、資源的共同體,以全人發展為核心,學生獲得了自信,教師收獲了成長,學校也取得了不斷發展?!?/P>

          育華堅持科研助推,研究成果先后榮獲浙江省教科研成果評比一等獎、教學成果評比二等獎,出版相關研究專著3本。多年來,學校畢業學生參加區域學業素質測試一直名列前茅。

          從綠城課程到綠城課堂再到綠城學習,育華完成了“三部曲”,搭建了全面育人的新舞臺。長期關注和研究育華的浙江大學教育學院教授盛群力認為,“走向個性化學習”的育華正在致力于實現學生“個個不一樣,人人都成功”的全面發展圖景,真正做到了“一般發展”與“特殊發展”協調,“共同發展”與“差異發展”并舉。

          為每一位學生提供適合的學習,不僅要“適合現在”更要“適合未來”,不僅要“適合個體”更要“適合全體”。陳嘯劍表示,這是學校深化改革的價值選擇,而育華正在“適合”的路上走向個性化學習的新時代。

          《中國教師報》2021年11月24日第4版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欧美亚洲色欲色一欲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