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00mca"><strike id="00mca"><b id="00mca"></b></strike></table>

    2. <track id="00mca"><del id="00mca"></del></track>

    3. <pre id="00mca"></pre>
      <p id="00mca"></p>
        1. | 退出

          作文與做人

          作者:張 登 發布時間:2021.11.23
          中國教師報

          寫作是語文素養的綜合體現,其中最本質的是作文與做人的有機融合。我國歷來就有“言為心聲”“文如其人”的說法。因此,寫作訓練不只是語言演練、方法操練、技能錘煉,還是認識磨煉、情意合練、人格鍛煉。

          對于“作文與做人”的意義,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深刻認識——

          寫作活動本來就是作文與做人的統一。無論是真實反映客觀存在,還是藝術表現社會生活,寫作本來就是制作指向明確的精神產品,為的是表現一定的理想規范、主觀意識、看法見解等,因之具有主體性、實踐性、社會性。所以,在作文與做人的統一體中,做人是作文的“根”與“本”。

          寫作訓練強調作文與做人的統一。學生的寫作訓練不同于一般寫作活動那樣具有社會效果與社會價值,重在“訓練”二字,即堅持“人”的訓練,瞄準“人”的發展;要“培其本”“深其源”。這里的“本”與“源”就是堅持德育為首,堅持能力為重,堅持全面發展。其實,葉圣陶早就說過:“語言是思想的定型?!币虼?,訓練思想與訓練語言是一個有機的統一體。

          寫作教學務必堅持作文與做人的統一。所有的教學活動無不具有教育性,都要堅持育人為本。新課程推崇學科教育,不僅提出了“語文教育”的命題,還強調“重視情感、態度、價值觀的正確導向”。在語文教材的寫作訓練中,貫穿始終的主線就是融作文與做人為一體。如今,強調把寫作教學的期望目標定位于“育人”,就是要把有關思想、覺悟、品德、精神、情意、人格等方面的元素,全方位置于“作文與做人”的框架內,融“學做人”于“練作文”之中——這,正是謀求極大提高寫作教學質量的根本方向與核心真諦。

          在“作文與做人”的整合訓練中,要格外關注以下8個方面——

          一是政治方向。葉圣陶曾經諄諄告誡說:“無論寫什么東西,立場、觀點總得正確,思想方法總得對頭?!苯處熞龑W生深入討論,于撥正思想與思維的航向中堅定不移地認識到:無論作文與做人,都要自覺把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放在第一位。

          二是價值導向。新課程突出強調“正確的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既然作文與做人是統一體,堅持正確的價值導向就不是寫作訓練的“附加任務”,也不能一味空喊口號,要將其滲透于觀察積累、選材煉意、構思表達、修改加工的全過程。

          三是精神趨向。寫作活動本身是人的精神活動,“精神”內涵豐富,在人的成長中發揮著堪稱支柱的作用。而精神培養,重要的是讓學生注重自主修養,堅持在日常生活中滋養,積極主動地于寫作實踐中涵養。

          四是道德取向。新課程關注“思想道德”,特別提出培養“社會主義思想道德”。這里至少不能忽略兩條:一是大力弘揚中華民族優秀傳統道德,二是關注生活中的凡人善舉,這里閃耀著高尚的道德光輝。所有這些,都需要在日常踐行中積淀,堅持謳歌真、善、美,鞭撻假、惡、丑。

          五是情感傾向。青少年學生的情感世界豐富多彩,寫作訓練正是培育良好情感傾向的理想空間。人的情感素質中有先天性因子,但從根本上講又都是后天不斷陶冶的結果。這種“陶冶”,實質是規范人的價值準則、道德準則、審美準則。那么,作文就要堅持做到:言行舉止見真情,為人處世重感情,凝神運筆有激情。

          六是人生志向。從根本上講,所有教育教學活動都是為了讓學生走好自己的人生路,于對社會作貢獻中實現人生價值。寫作訓練中,不僅涉及對人生志向的抒寫、憧憬、規劃,還少不了用這種志向作標尺,評判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感。這就需要教師依據實際情形,或引導、或幫助、或點撥、或修正、或促進……讓學生“逐步形成積極的人生態度”。

          七是審美趣向。愛美、審美、追求美,是人的一種本能。青少年學生內心純真、思維活躍,每個人心目中都有美好的“夢”,寫作訓練也必然涉及審美趣向,而審美趣向植根于學生在日常生活與字里行間不斷追求美、創造美之中。

          八是行為定向。作文是生活的一部分,寫作訓練要表述的是真實生活中的真切體驗。同時,學生練習作文不只是“習文”,凡是作文中展現的好思想、好品德、好情感……都應當積極自覺地將其演化為日常行為準則,堅持作文與做人同步長進。

          實踐證明,強調作文與做人的統一,實質是對“教書育人”的生動演繹,需要持之以恒的努力和堅持不懈的探索。

          總之,作文與做人是一個具有根本性、奠基性、方向性的重要命題,這方面的探索路程還很長、很長。

          (作者單位系陜西省渭南市教育研究所)

          《中國教師報》2021年11月24日第16版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欧美亚洲色欲色一欲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