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00mca"><strike id="00mca"><b id="00mca"></b></strike></table>

    2. <track id="00mca"><del id="00mca"></del></track>

    3. <pre id="00mca"></pre>
      <p id="00mca"></p>
        1. | 退出
          負暄瑣話

          生活為“荷”來

          作者:梅含辛 發布時間:2021.10.20
          中國教師報

          宗璞先生曾說,“花和人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不幸,但生命的長河是無止境的”?;ㄅc人,都堅守在這生命長河里,有枯榮、有盛衰,留下歲月的痕跡和對生命的反思。

          我以前寫過兩則關于荷的短章,借著荷表達我對生命的理解。于我而言,詩歌表現的是生命的錯覺,是時光消逝在生命里激起的波瀾。但也有人說,詩歌要表現人生的悖論。多想未必有趣,還是多多感受吧。

          荷池冬景

          親愛的朋友,“秋盡江南草未凋”之際,我建議你去看看初冬的荷塘。你也許會說,滿池枯葉有什么看頭?我告訴你,這其中自有許多的禪機。

          于荷池之畔流連,或在池邊木棧橋之上佇立。你看,這包卷的枯荷仿佛是一群沉默的暮鴉,停在歲月的河邊。經過了一年的奔波,那綴滿清霜的枯葉低垂著,仿佛是一張飽經滄桑的臉。此刻,它正沉浸在生命的沉思之中。

          還記得那急雨般的蟬聲響起的盛夏時節嗎?如果你也恰在此,看到接天蓮葉無窮碧的景色,你會暫時合上遮陽的傘??茨呛扇~舉起翡翠之杯,斟滿了這如火的驕陽,吞吐出映日的紅花,你的心情又會怎樣?我那時是發出了由衷的贊嘆,這是多么蓬勃的盛景??!

          當池邊的楓林變紅之際,那枯荷靜靜佇立在柔波之中,這也是一種別樣的美。當我們為生活中點滴的得失深自怨艾時,不妨來這里看看初冬的荷塘。是的,任何的生命都有盛衰與榮枯。失去或是一種生命本真,或是另一種獲得。一池的枯荷讓我頓悟,原來這也是一種菩提。

          若干年以后,你重新走進繁華?;赝呛商恋亩?。那滿池的枯荷依舊在小樓前,在你記憶的波光云影中,低低地吟唱。

          《浣溪沙·荷池冬景》

          荷已凋枯不耐風,繁華未解老塵中,猶垂枯葉問紅楓。

              萬有從無何必執,一燈常寂篆香籠,小樓云影晚堂空。

          五月“新荷”

          總是欠著詩債,碧山吟社每個月都要做一首,便有了五月的《新荷》。

          我學格律詩詞已久,前幾年積累的新詩寫作經驗也讓我體驗了一番寫作的甘苦。20世紀90年代初,我為學寫新詩,真是煞費苦心?!敖K日覓詩詩不得,誰知卻自無心來”。所以現在寫格律詩,我盡量不去搜索枯腸,因為“硬寫”常常勞而無功。古槐曾說,詩詞比較理想的寫作狀態,往往是寫著,也是做著。所以,我的寫作基本是“守株待詩”。

          碧山五月的“作業”,我是有些腹誹的。論時節,陽歷五月新荷未必能見,似乎過早了些。每天在洗硯池邊來去踱步,也未見池中清荷。我也不急,靜候機緣。這幾天,把以前讀過的《隨園詩話》翻出來揀抄一番。讀到了卷三之《席間賦詩》,思緒一起,我便原文抄錄。

          “乾隆辛未,予在吳門。五月十四日,薛一瓢招宴水南園……軒窗遠度云峰影,幾席平分竹水光。最是葵榴好時節,醉吟相賞晝方長。虞八十有二,句云:社開今栗里,樹老古南園。次月,一瓢再招同人相會,則余歸白下,竹素還太倉,客山死矣。主人之孫壽魚賦詩云:照眼芙蓉半開落,滿堂名士各東西?!?/P>

          讀文至此,不禁發出浩嘆。常言道,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人生豈常開之好花。人還是要學習無情。因得七律,名曰“新荷”:

          梅蘭翠葉滿枝柯,池畔幽篁著綠蘿。

              春去名花方閱歷,近來塵事半消磨。

              還思水檻聽秋雨,又吐清圓點碧波。

              最是無情渠解得,且斟淡酒醉顏酡。

          (作者單位系江蘇省無錫市洛社初級中學)

          《中國教師報》2021年10月20日第16版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欧美亚洲色欲色一欲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