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教我“說話”的先生

作者:陸建勝 發布時間:2021.09.23
中國教師報

作為教師,誰不會“說話”呢?學好、說好普通話,是教師的基本功,能成為普通話過關的教師,與我成長路上遇到的那些教我“說話”的先生密不可分,那些人、那些事讓我終生難忘。

1983年,我在江蘇省如東縣東陽小學上一年級,沈蓮芳老師教我語文。她滿頭銀發,皮膚白皙,很有詩人氣質。她講課時一口流利的普通話,教我們讀字母、讀漢字,聲音像歌曲一樣動聽。我想:原來上課是如此生動有趣!聽校長介紹,沈老師是如皋師范畢業,難怪如此了不起?,F在想來,一年級的正音訓練,對于我是多么重要。

五年級時遇到黃建明老師,他身材挺拔,動作瀟灑,充滿青春活力。他特別喜歡用流暢的普通話帶著感情朗讀課文,我們都被迷住了,跟隨他進入文學的美妙境界:我們感受到草原上蒙古人的熱情奔放,體會到凡卡渴望親情、向往自由的心理,進入賣火柴的小女孩的悲慘生活……黃老師還要求我們將這些經典作品熟讀成誦。當時我們背得昏天黑地,但現在想來,這對于我親近文學、愛好文學有著積極的影響。后來聽說黃老師也是如皋師范畢業,我就想:如皋師范一定是個了不起的學校。

在一所村小,我們能遇上多位好老師,又是多么幸運呀。也是在他們期待的目光中,我考進了如皋師范,成了一名中師生。

在師范讀書時,“三字一話”是基本功,必須勤學苦練。師范開設了以講好普通話為教學目標的語音課,教我語音課的是徐曉華老師。聽同學說,徐老師是江蘇省普通話測試員,還是文學評論家,這讓我十分驚訝,心里對她多了一分仰慕和崇拜。

第一課,長發披肩、面容清秀的徐老師邁著輕快的步子走進教室,她和藹地問我們:“同學們,你們知道什么是普通話嗎?我們為什么要學習?”聽了她如同電視播音員的聲音,同學們竊竊私語卻答不出來。徐老師嚴肅地告訴我們,普通話是師范生的必備語言。然后,她闡明了學習普通話的意義。聽她抑揚頓挫的聲音,我想起教過我的沈老師、黃老師等?!皩W高為師,身正為范”,自己講不好普通話,怎么對得起學生呢?我一定要學好普通話。

接下來,徐老師為我們一個個正音。如皋師范的新生來自南通市6個縣,方言各不相同,改起來十分艱難。比如我說話“前后鼻音不分,平舌音與翹舌音不清”,徐老師希望我好好訓練,“不要講起來一口如東腔”。望著徐老師那期待的眼神,我不禁心里一顫:不學好普通話,怎么對得起老師呢?

于是,我開始抓住一切機會練習普通話。語文課上主動誦讀古詩詞,我的語文老師何平還不斷鼓勵我。何老師是南京師范大學的高才生,他引領我們積極閱讀四大名著,組織課堂討論,展示讀后感悟。我還記得,有一次我抽到的題目是:每當我走過定慧寺門前。這個題目怎么說呢?開始我思路混亂,說得一塌糊涂。我不服輸,下課請教何老師。何老師建議我扣住一點,如教育與宗教的關系進行深度闡述。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你要多讀一點書呀!”我臉紅了。

第二天晚上,當我經過精心準備,在同學前面侃侃而談,講得聲情并茂時,無意中一抬頭,發現淡淡的燈光下,何老師正站在教室后面微笑地看著我,露出肯定與贊賞的神情。那種感覺真好呀。

哦,那些教我“說話”的引路人,他們用充滿詩意的語言,引導我一步步走進教育的殿堂。而我,正在用他們的方法,帶領更多學生成就夢想。

(作者單位系江蘇省如東縣雙甸中學)

《中國教師報》2021年09月22日第16版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欧美亚洲色欲色一欲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