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挺直腰板 守望鄉村

作者:王興偉 發布時間:2021.09.23
中國教師報

我出身農村,20世紀80年代末就讀村小。那時候,村小朝氣蓬勃,校長姓張,是村里的民辦教師,個子高高的,腰板挺直,一張黝黑的長方臉。平素嚴肅的面孔,一說話就展露微笑。

有一天打鬧,撿起地上一塊小石頭,砸向一溜煙飛跑的同學,結果不偏不倚砸到了學校大門口的小楊樹上,樹皮砸爛一塊。恰好校長走出校門,看到這一幕,一臉嚴肅地朝我走來,我一臉驚恐,不知所措。他走到我跟前,捏捏我的臉蛋說,“樹皮爛了,能長住,臉砸爛了,可長不住??!趕緊回家吃飯吧?!北疽詾樾iL會狠狠地訓我一頓,卻未料想到是如此親切的勸導。多少年過去,這件事我記憶猶新,尤其是校長微笑的臉和溫和的話語。

張校長多才多藝,教全校的音樂課。上音樂課,他先小聲唱唱歌譜,然后一句一句教我們唱。我聽母親說,張校長不曾學過音樂,不過勤奮好學,懂了一點音樂知識。一次,他教我們唱《誰不說咱家鄉好》。課上他對我們說,這首歌他在收音機里聽了,感覺很好聽,就想教給我們唱。于是一連幾天,一邊聽一邊記歌詞,一邊學著唱,竟然學會了——跟著收音機記歌詞、學唱歌,無法復讀,想必困難重重。然而為了教室里的歡唱,他覺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或許張校長沒什么高深的教育理論,只是懷著一顆樸素的奉獻之心默默耕耘。但這份責任心卻成就了最樸素最真誠的教育。我們四年級時,教我們的是村里高中剛畢業的大姐姐,教學管理都十分嚴格,不僅按成績排座位,還對犯錯同學罰款處理。沒多久,我們被“罰”的錢悉數退還,座位也重新按身高排列。而這正是由于張校長得知后“批評教育”了她。

還有一件事令我對張校長心懷感激,當年小升初,公布鄉鎮中學分數線后,我差0.5分,全家人遺憾不已。一日,張校長來到我家,笑呵呵地說:“我來是告訴咱家一個好消息的,興偉考上中學了,我相信按他的成績不可能考不上中學,所以就去鄉里復查成績,結果興偉的語文、數學兩門總分少算了10分……”母親聽聞,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7年后,我成了村里走出的第一個大學生。而今回想,假如沒有張校長的信任和認真負責,我可能就與鄉鎮中學失之交臂,而考上大學的希望更是渺茫,如若這般,我的人生軌跡又該是怎樣呢?

現在回老家,時常在村上碰見張校長,盡管年事已高,但他腰板挺直,精神矍鑠,仍然昂揚著教育者的精神。

(作者單位系廣東省深圳市龍崗區平湖中心學校)

《中國教師報》2021年09月22日第16版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欧美亚洲色欲色一欲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