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00mca"><strike id="00mca"><b id="00mca"></b></strike></table>

    2. <track id="00mca"><del id="00mca"></del></track>

    3. <pre id="00mca"></pre>
      <p id="00mca"></p>
        1. | 退出

          為世衛組織做資源動員規劃的中國人

          作者:宋允孚 發布時間:2021.11.15
          中國教育新聞網—神州學人雜志

          編者按:宋允孚19歲赴摩洛哥留學,后在美國、法國進修,曾在衛生部工作26年,任外事司司長,又在國際組織任職14年,從資深外交官到世界衛生組織伙伴關系與聯合國改革協調員……數十年的海外學習及外事工作經歷,讓他見證了中國外交事業的發展歷程,更讓他深刻意識到讓更多優秀人才站上世界舞臺已刻不容緩。退休至今,他仍在為推動國際組織人才培養而奔忙。在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之際,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迎來恢復在聯合國合法席位50周年的重要日子里,宋允孚應邀在本刊分享他在國際組織任職期間的經歷和感悟,希望給更多青年人才以啟示。

          在我76年的人生經歷中,三分之一的時光是在國外度過;40年的職業生涯中,又有三分之一的時間是在國際組織任職。我在世界衛生組織工作14年,退休也已14年。和很多在國際組織任職的中國人相比,我的任職時間不算很長,級別不算太高,唯有年齡不算小。雖談不上有什么輝煌業績,但希望我的故事能給年輕人以啟示,為他們走向世界提供參考。

          p29.jpg

          1989年,作者作為執行委員會代表出席世界衛生大會

          競聘國際組織的“意外”

          我應聘世衛組織的過程,說來有些特殊,遞交申請是因為被總干事親自點名。當時的總干事中島宏是日本人,他于1988年當選,1993年連任,當時改組后的世衛組織總部資源動員規劃(Resource Mobilization Program,簡稱RMB)出現了崗位空缺。那年,時任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顧英奇去日內瓦開會,中島宏向他通報世衛組織的有關情況,并提出中國方面可以選派人員競聘這個崗位,要求是掌握英語和法語并具有10年以上的國際工作經驗。中島宏認為,任衛生部外事司司長的我符合條件,建議中國方面考慮。

          當時世衛組織的選聘流程沒有筆試環節,我的面試是通過電話進行的。時任衛生部部長陳敏章向世衛組織發出推薦信后,我接到國際長途,對方是世衛組織助理總干事。他先用一口標準的牛津英語讓我介紹自己的工作經歷,然后又突然用法語向我提問,沒談多久他便說:“明天遴選委員會開會決定人選,我會支持你?!边@句話給我吃了一顆定心丸。但我根本不知道,此前還有個小插曲險些讓我落選。

          世衛組織招聘人員一般會公開發通知,簡歷篩選合格者才能參加面試。高級別業務官員(P5)和司級(D1)以上官員,還要通過遴選委員會審議這一關。具體程序是用人部門確定三人的短名單(short list),送遴選委員會選出一位最佳者,最后報總干事批準。入選短名單才有被錄用的可能,而我的名字最初不在短名單上。

          我報到那天,RMB負責人安德森陪我辦手續,并請我到郊區一家特色餐廳吃午餐。席間他告訴我,最初短名單里并沒有我,他只選了三位女性,因為部門內現有官員都是男性,他希望能有一位女性,所以男候選人的簡歷他一個也沒看。遴選委員會得知后向他重申了招聘通知:鼓勵女性報名并不是女士優先。之后,安德森重新審閱了全部簡歷,認為我獨占鰲頭,便把我列為名單第一名。安德森和我素不相識,初次見面就和盤托出他被批評的全過程,態度坦誠,讓人欽佩,后來我們也成了朋友。

          這段競聘經歷讓我看到國際組織的辦事原則,雖被總干事點名也要遵守程序,執行《聯合國憲章》規定,且在招聘過程中即使出現失誤,還有制度把關。這段經歷也讓我對如何競聘到國際組織工作有了更多認識。能否競聘成功,最重要的是自身條件。我高中畢業出國學法語,后在美國進修英語,自學日語,中文又是聯合國工作語言,從語言條件看,我完全符合要求。在工作經歷方面,我有26年國際合作交流經驗,包括對外提供援助和爭取外國援助。如日本政府援建中日友好醫院,我參與談判、簽約、籌建、落成全過程;我與日本民間團體談判,爭取到贊助金額最高、培養人數最多、持續時間最長的民間獎學金,每年送100位醫生出國進修,連續進行了20年,其中部分人后來當選為院士;我還參與了丹麥政府援建中丹生物醫學進修中心的談判、選址、落成、運轉全過程等。這些經驗正好符合RMB的需要。

          另一方面,增加一定的exposure(曝光)也是順利競聘的一個助益。我與總干事其實此前并沒有私交,他對我的了解應是源于我在任衛生部外事司司長時曾有過接觸。我作為世衛組織執行委員會委員每年會多次去日內瓦開會,中島宏也都參加。一次會上出現爭議,我在研究文件后發現爭議原因是因為文件翻譯出現了的誤差,在得知文件是用英語起草后,我斷定是法語翻譯出了問題,于是用中文闡明中方觀點,再用英語和法語指出法語文本中的問題,問題解釋清楚后會議很快達成了共識。1987年,世衛組織的西太平洋地區委員會會議在北京召開,這是我國首次承辦衛生方面的國際組織會議,當時陳敏章任中國代表團團長,我是副團長,負責會議籌備,而中島宏是地區主任,正是我這次的合作伙伴。

          我的體會是,推送優秀人才到國際組織,一定要給他們exposure的機會,包括參加國際會議、在國際會議上發言、接待國際組織官員來訪、參與國際組織項目等,讓他們有機會展示自己,也讓對方認識和了解他們。此外,一定要對照聯合國對職員核心價值、核心能力的要求,有針對性地鍛煉和歷練自己,不斷提升能力。待有機遇來臨,一定要自信自強,充分展示自己。

          p31.jpg

          作者為高校青年學子進行國際組織任職經驗的主題講座現場

          籌資苦與樂

          世衛組織是聯合國系統國際衛生的指導與協調機構,歷史上成功領導全球消滅了病毒造成的天花和小兒麻痹癥兩大傳染病。世衛組織的宗旨是使世界各國人民獲得最高水平的健康,擔當如此重任,經費不可或缺。世衛組織成立初期,預算來自成員國繳納的會費。上世紀70年代,為應對非洲國家急需,世衛組織成立了熱帶病、艾滋病研究培訓等若干個特別規劃,經費主要來自發達國家的自愿捐款。隨著世界人口增長、成員國數量增加以及新疾病的出現,正規預算缺口日益加大,對捐款的需求越來越大。自我入職RMB后,籌資任務越來越重,1994-1995年預算為18億美元,其中捐款超過了一半;2007年我退休時捐款翻了一番;2018-2019年預算增至44.215億美元,各國繳納的會費基本維持在原水平,而捐款比例增加到總預算的八成。

          RMB有5名官員,其中4位來自西方發達國家,我是第一位來自發展中國家的官員,也是唯一的中國人。給世衛組織捐款的主要有25個國家,我分管的包括中國和幾個發達國家。爭取中國增加捐款是我的崗位職責,年終要接受績效考核。本以為我的工作不會太難,當時中國的援外工作成績斐然,1963年開始派援外醫療隊,1994年之前向60多個國家累計派出1.2萬名醫護人員。但給國際組織的多邊援助與雙邊工作不同,受限于當時國家的經濟發展水平,1994年到2003年,中國未能增加捐款,每年捐助世衛組織的款項只有17萬美元。既然如此,我便下氣力研究分管的其他國家。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確定的發展援助指標(國家GDP的0.7%),除盧森堡等國家達到或超過指標外,大多數國家都未達標,平均僅為GDP的0.22%-0.25%,因此還有潛力。通過進一步分析我發現,各國政府的捐款一般由其外交和衛生部門共同負責,不同部門視角則不同。分析差異,掌握背后原因,談判時就更有說服力。

          1998年,布倫特蘭當選世衛組織總干事,總部設9大部門,RMB升級為對外關系司,工作對象擴大。我建議組建跨部門籌資團隊,每周開會介紹捐款進展,業務部門反饋執行情況。在工作中,我和分管國家的駐日內瓦代表團建立了良好關系,與他們的外交、衛生部門主管人員也保持密切聯系,這對開展工作很有幫助。同時,作為非醫藥專業人員,我還要和世衛組織內部的專業人員建立伙伴關系,虛心向他們學習,了解業務部門的資金需求,共同做好捐款國的工作。隨著我所分管國家的增加,我籌集到的捐款占到了RMB籌資總額的1/3,也因此得到同事的肯定和歷屆領導的好評。他們對我的評價包括,Il a conduit des missions délicates toujours avec tact et diplomatie, et toujour avec succès.(他總是以機敏和外交手腕完成棘手的任務,并且總能取得成功。)He has become a fully participating team member, and his contribution to the Resource Mobilization Team is very much appreciated by colleagues from other clusters.(他是團隊里一位全力以赴的成員,對團隊的貢獻得到了同事們的高度贊賞。)

          我的體會是,應聘國際組織,要能“進得去、站得住、升得上”。既要依靠自己的能力和水平,同時也要抓住機遇。在我入職初期同樣也遇到了不少困難,如提高外語寫作水平、熟悉辦事程序、建立人際關系等。世衛組織重視職員的繼續教育,經常外聘專業機構舉辦各種學習班,只要時間允許我都會積極報名參加。世衛組織人事司官員注意到我比較好學,便推薦我參加他們在法國為國際組織官員舉辦的短期培訓,這讓我不僅有機會實地了解法國政府對精英的培訓,還與其他國際組織官員建立了關系,提升了我在跨文化氛圍中的工作能力。聯合國鼓勵業務人員學習聯合國各種工作語言,每通過一門語言考試(母語除外)都給予獎勵——提前一個月漲工資。我報名參加了法語和英語的考試,本以為法語更有把握,沒想到考試結果是英語成績比法語要好。世衛組織總部在日內瓦,日常生活離不開法語,但平時在工作中閱讀和寫作主要使用英語,可見,提高外語水平關鍵在多學多練多用。我建議新入職的中國職員不必有太多顧慮,完全可以大膽參加考試。在獲得聯合國頒發的英語和法語證書后,我每年可以提前兩個月漲一級工資。由于我適應崗位要求較快并取得了公認的業績,總干事任命我為“focal point for high level visit to WHO”(世衛組織高級別訪問歸口聯絡員),統一負責管理副議長、副部長以上官員到總部的訪問,在世衛組織成立聯合國改革與伙伴關系部門后,我晉升為協調員。

          我認為,在國際組織要踐行“卡尖斌”三字箴言,即能上能下、能大能小、能文能武。不計較職務高低,努力做出業績,這樣才能站得住、升得上,同時也是為國爭光。但必須注意的是,在國際組織任職要對現實情況有清醒判斷,切不可妄自菲薄缺失自信,也不能夜郎自大自我膨脹。我在世衛組織總部負責對外關系和籌資工作14年,前10年中國自愿捐款沒有增加,后來的捐款逐年增加,從2004年的140萬美元到2007年的800萬美元,此后基本維持在這一水平,2018-2019年捐款達1690萬美元。雖然我國已發展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仍是發展中國家,中國的對外援助只能盡力而為、量力而行。2018年,我國成立了國家國際發展合作署,促進對外援助的戰略謀劃和統籌協調,統一管理雙邊與多邊援外。這是國內外形勢發展的必然,相信這方面的工作將越來越好。

          忠誠與家國情懷

          國際組織任職首先要轉換角色,正確處理忠于所服務組織與家國情懷間的關系。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的一位資深大使曾說:“國際職員做好本職工作,就是最大的愛國?!薄堵摵蠂鴳椪隆泛汀秶H公務員行為標準》指出,忠誠是國際公務員最根本也是最高標準。國際職員不是該國家的代表,不能自視為該國政府與國際組織的聯絡代理人。但在遵守《國際公務員行為標準》的前提下,做有益于國家的事并非沒有可能。

          2003年世衛組織換屆選舉期間,韓國的李鐘郁被提名總干事,在5月世衛大會批準成為候任總干事后于7月正式就任。李鐘郁被提名后提出在世衛大會召開前訪華,獲得布倫特蘭的同意。那時正值“非典”時期,外媒對中國有不少負面報道,李鐘郁此時主動要求訪華,對中國十分有利。接到上級指示,我馬上與中國駐日內瓦代表處及衛生部聯系落實,后來的訪問圓滿成功。在落實李鐘郁訪問中國一事中,我所遵循的也正是《國際公務員行為標準》規定,行政首長可以請國際公務員履行這種職責。這種職責性質獨特,履行者必須對國際忠誠并具有正直品格。

          1994年入職后,我對世衛組織的招聘規則和其他國家工作人員推送的做法進行了調研,寫了報告送回國內。報告提出了6項建議:選拔范圍突破部門界限、人員專業突破醫藥界限、任職地點突破地區界限、派遣方式突破現有模式、適應國際組織要求、改進國際職員管理辦法;內容涉及提供經費培養人才、“旋轉門”政策、管理辦法改革后的遺留問題等。衛生部后來聽取并采納了我的建議。2004年4月,李鐘郁再次訪華,受到國家領導人接見,會見當天深夜李鐘郁給我發郵件寫道:It was a right decision to visit China. I feel great. Thank you very much.(訪問中國的決定是正確的。我感覺很棒。非常感謝你。)這次訪問加強了中國與世衛組織的合作。當年5月,雙方在日內瓦簽署新的合作協議,中國增加捐款,資助10位干部借調至世衛組織。這是中國政府第一次以捐款方式推送國際職員。

          作為在國際組織中的中國職員,雖然不可能在所有時候都能發揮雙向作用,但也有很多時候,我們是有責任為所在組織與本國和其他會員國的關系健康發展而促進溝通與理解的。這既是符合雙方利益,也是履行中國職員的應盡職責。

          歸鴻再追夢

          2007年,我離開世衛組織回國,從1964年高中畢業出國留學直至62歲從日內瓦退休,我親歷了中國外交事業的發展,且深感到在多邊外交工作方面,我們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我國在國際組織的代表性不足。根據聯合國統計,截至2019年12月31日,聯合國秘書處有36574名職員,中國僅有565人。有20個國家的職員比中國多,其中13個是發展中國家,中國職員人數排名第21位。退休后,我致力于推動國際組織人才培養,助力青年走向世界。2011年我撰寫了國內相關領域首部專著《做國際公務員——求職、任職、升職的經驗分享》,2016年編寫了教材《國際公務員與國際組織任職》,2019年與浙江大學出版社策劃了“國際組織與全球治理叢書”并主編《國際公務員素質建設與應聘指南》,2020年與另兩位作者合著了《全球治理 家國情懷——國際公務員的成長》;十幾年來,我為外交部、人社部、衛健委等部門和國內各高校開展講座300余場,被國內多所單位和高校聘為理事、客座教授、國際組織人才培養顧問。

          近年來,中央提出加強全球治理人才隊伍建設,突破人才瓶頸,做好人才儲備,為我國參與全球治理提供有力人才支撐,培養推送國際組織人才的工作進入了新的階段。如何培養更多具備“我將無我”的家國情懷、兼濟天下的全球視野、尊重世界多樣性的包容心態、專業+外語全面發展并高度敬業的復合型國際化人才,助力他們走向世界,仍需國內相關部門持續探索。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我雖已七十有六,但仍愿繼續為這項事業貢獻綿薄之力。(作者現任中國聯合國協會理事、中國教育發展戰略學會國際勝任力培養專業委員會學術委員會副主任、教育部中外人文交流中心專家指導委員會專家)

          來源:神州學人(2021年第11期)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欧美亚洲色欲色一欲WWW